中国在俄罗斯的跨境电商企业,十之八九已死?

2017/2/10 17:46:37

“2016年,做俄罗斯市场的中国电商企业,有6-7家都倒闭了。”白鲸社区记者在采访《俄罗斯新税务条例》对针对俄罗斯市场的中国跨境电商企业有何影响时,有位受访者突然扔下这一“重磅炸弹”。


说是“重磅炸弹”,一点也不为过。俄罗斯被誉为跨境电商潜力最大的市场,且牢牢占据了中国跨境电商交易的头把交椅。在2016年俄罗斯消费者网购市场总量达4050亿卢布中,其中51.1%用于采购中国商品。以订单数量来算,跨境订单量的90%以上属于中国网店。


因此,大家看到了中国电商在俄罗斯是如何受热捧,却没想到中国的跨境电商企业在俄罗斯生存如此之难。据该受访者介绍,目前做俄罗斯市场的中国跨境电商企业,貌似已知的仅剩两家。


太过追求性价比

在俄罗斯最大的社交媒体VK上,以淘宝代购为主题的群组有数万个,依靠在中国的关系或自身的中文能力,专职为俄罗斯消费者提供淘宝代购服务。而这也正是当初BGlamor创始人李孔明选择俄罗斯的背景。


BGlamor是一家面向俄罗斯的C2C出口电商,目标用户为海外年轻女性,于2015年10月27日正式上线。在最初上线的四个月时间里,该平台就积累了45万海外用户,在俄罗斯、白俄、乌克兰等地的Google Play应用榜上免费APP排名TOP1。


另外,李孔明原是做游戏海外推广出身,在海外积累了很多用户资源和广告资源。就如俄罗斯市场,他也曾有十款游戏发行合作经验,因此,当地的广告平台、社交媒体资源都比较完善。


“如果产品质量不错,BGlamor凭借这些资源能大批量把商品推向国外。”他曾经表示。


或许正应了那句话,跨境电商的江湖,风云变幻。没想到,这样一家看似前程大好的企业,却悄无声息的于几个月之后彻底退出了俄罗斯市场。当然,导致其退出的原因有很多,而价格就是其中之一。


在初创之时,很多出口电商企业会选择靠性价比迅速铺开海外市场,比如速卖通、Wish等。而李孔明认为,BGlamor不一定需要打低价策略,而是保证质量,给用户找到实用和适合的选品。


因此,BGlamor在俄罗斯的客单价大概7-10美金,比速卖通在俄罗斯的客单价要高很多。


“俄罗斯用户对商品价格非常看重,追求极致性价比的东西,导致商品的客单价上不去。“李孔明对白鲸社区记者解释道。 每到大促,美国的交易额不会有大幅波动,但是俄罗斯的交易额往往能增长十倍。可见俄罗斯的消费者更看重性价比。当然,卢布的贬值以及俄罗斯经济的衰退,也是其国民爱购买更便宜商品的原因。



资本观望

折戟在俄罗斯,还有一家业界较为知名的跨境电商平台,Mobuy。其是俄罗斯第一家主打移动购物的跨境电商平台,于2015年12月在俄罗斯上线。为了更好的本地化,上线不到两月,其就与俄罗斯丝路公司完成合并。仅第一轮测试推广后,Mobuy就获得近10万的用户量,平均使用时长为8分钟,App次日留存率超过30%,收到货物消费者的好评率达到95%。


而形势一片大好的Mobuy,在2016年7月份,陷入“换人”风波,包括原CEO罗炜巍在内的原班人马,已全部退出,当时Mobuy也暂停运营。本以为其会选时机重新开放,没想到于2016年10月份彻底退出。


在当初Mobuy团队“大换血”的时候,业内人士就猜测,说其模式太重,没有新的资本融入导致资金链断裂。且俄罗斯流量获取成本过高,靠持续的烧钱换流量,根本无法为继。


关于这点,Surprise的创始人老罗也深有同感。Surprise也是一家在2015年4月份进入俄罗斯市场的跨境电商平台,又于2016年5月份,彻底放弃了该市场。


“当时国内的融资环境很好,那种情况是个人只要拿份计划书就能拿到投资,所以那时候做俄罗斯市场的,有6、7家公司都拿到了投资,但最终都没做起来。”老罗对白鲸社区记者说。


2015年被称为跨境电商爆发的元年。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B2B与跨境电商部主任张周平表示, 这一年跨境电商正站在了资本市场的风口上。而在2015年中国跨境电商的进出口结构比例中,出口电商占比83.2%,进口电商占比16.8%。再加上政府大力支持出口电商,因此,当时的跨境出口电商想要拿到融资,很容易。


而到了2016年,获得融资的跨境电商平台无论在数量还是规模上都大幅度减少,有数据显示,平均每笔融资数量缩水接近五成。


“我们彻底放弃俄罗斯市场也是因为融资和团队的问题。资本之前看好俄罗斯市场是速卖通在那边做得好,但国内其它电商平台并没有他们那样的积累和资本,所以目前对于俄罗斯市场,大部分资本方都是观望,出手的很少。”李孔明说道。

政策的打压


俄罗斯是一个高度复杂的市场,其复杂的经营环境对跨境电商而言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2016年年初,俄罗斯电商零售商一直要求政府保护国内卖家,限制中国竞争对手的扩张,称这些中国零售商既不向联邦政府纳税,又不断通过低价抢占俄罗斯市场。


俄罗斯政府规定从2017年1月1日开始,境外购物网站发往俄罗斯的包裹需要向海关部门提供收货人护照复印件。另外,俄海关还提议将个人网购商品进口免税额由每月的1000欧元降至22欧元,每个买家还要提供自己的护照号供海关检查免税额度是否超标。


正因为这些措施,速卖通被迫停止使用SPSR发送对俄快递。


所谓屋漏偏逢连夜雨,是祸要来必一双。从2017年1月1日起,俄罗斯新税务条例生效,规定通过互联网向俄罗斯居民提供服务的外国IT公司需提交在俄罗斯境内的销售信息,并缴纳18%的增值税。


如果该新税务条例顺利实行,那在俄罗斯的中国企业,尤其是跨境电商企业,就需要做好相应的心理准备,毕竟18%的增值税不是个小数目。而白鲸社区记者也采访了目前俄罗斯幸存的中国企业之一Tobox,其创始人冯霖表示,新税务条例对他们没有影响,因为Tobox是本地的电商,一直就是按照俄罗斯税法交税。


不过老罗表示,如果Surprise没有退出俄罗斯市场,对他们的影响则会非常大。不过他也正是意识到了俄罗斯政府对于跨境电商的态度,才下定决心退出。


“举个例子,你就看海外的平台在中国有做成功的吗?其实像海外的购物平台、大型商超在中国做起来的概率会很低。同样的道理,中国的购物平台到俄罗斯做起来的概率很低,速卖通能做起来是因为它有淘宝做强大的内盾和财力支持,至于别的企业,肯定比不过俄罗斯本地人做的平台。”老罗解释说。


其实除了这些问题,在俄罗斯做跨境电商还有很多“硬伤”,比如物流不发达、支付不方便等。我们不能否认俄罗斯电商市场的潜力和吸引力,但如何避免死于俄罗斯,是幸存在俄罗斯的企业,和想在那里创业的企业,应该思考的。


(文章转载自白鲸海外谈,公众号:baijingapp。)


识别二维码,立即关注 

中国在俄罗斯的跨境电商企业,十之八九已死?


—往期推荐

看这家经营饰品的年轻电商如何撬动珠宝市场



QQ咨询